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贾康:房地产税应柔性切入 立法程序会逐步推进

发布时间:2014-10-10 13:22:00    作者:贾康    【

  ■在房地产税先行先试方面,沪渝两地都积累了前所未有的本土经验,有利于逐渐凝聚共识。两地的试点足以说明,柔性切入的考虑减少了对市场的震动,对通盘改革的可持续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从而达到搭建基本的制度框架的目的。

  ■估计明年房地产税仍会按照加快立法的要求,在程序上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向前推进。在立法过程中肯定会有很多的争议,对此我们应该理性讨论,同时需要避免陷入无休止的太多争论,要在以后的大框架下继续承认允许“大胆试”的某些弹性空间。

  ■我们应该实事求是地看到,现在所说的立法,其涵盖面不是只覆盖到称为法的规则,而是要从法覆盖到法下面更低层级的条例、暂行条例,一直到我们法规体系中仍然有效的官方确定的红头文件、白纸黑字的规则,这些都是我国现行法律体系的组成部分,但我们要努力把立法的层级和水准往上提升,以适应发展的需要。

  沪渝试点都包含向标准房地产税靠拢的取向

  所谓房产税试点,从严格意义上讲,应该是国际上所表述的房地产税或者不动产税。

  虽然上海和重庆两个地方试点的细则不尽相同,但是都包含着向标准的房地产税靠拢的取向。我们可以简单看一下这两地试点细则的特色:从不同的设计来看,上海主要是增量调节,针对的是本地居民新购两套及以上住房和外地居民的新购住房(对外地户籍还无法取得全国联网的数据,在设计上相对简便,只要是非上海户籍的,你出手购房,就认定为是第二套及以上)。换句话说,你不出手新购住房,这个税就与你没有关系。其政策目标就是侧重于遏制投机炒房行为,稳定房价。而重庆方案的课税对象包括存量的独栋别墅、新购的高档住宅,它更侧重于对豪宅征收特别税。对这个政策目标作解读,就是包括了适当抑制高端消费的政策取向,当然也包括在调节房地产市场的同时,又调节了收入分配这个内容。实际上,这两地的试点不能说只调节了哪一项,它们实施的调节都是多方面的,但是侧重点确实有些不同。

  从税率上看,上海的税率规定为0.6%,但是它还有一个照顾税率0.4%,另外它评估环节后,有一个打7折的规定,所以0.6%的有效税率是0.42%。重庆规定的是从0.5%到1.2%。从实际计税依据来看,两地都是先按照交易价而不是评估值来征收。这在试点上我认为也无可厚非。上海只涉及增量,所涉及的评估价就是眼下成交的价位,没有必要又做一轮评估。重庆也是考虑先让社会可接受,原来的房子市场价有记录,增值的部分先不考虑。从免税方面来看,上海是按照人均面积60平方米免税;重庆是存量按照每户180平方米免税,新购高档房是按照扣除100平方米以后来征税。

  简言之,在试点过程中,上海只是正面涉及增量,但重庆涉及增量之外的高端存量。重庆之所以敢这么做,除了其他的因素之外,也是想趁着重庆还没有走到像上海那样市场高涨的局面,先把覆盖存量的制度框架建立起来。他们摸了底,重庆开始时符合存量征税标准的房子只有3000多套。

  虽然两地试点规则的出台存在着争议和阻力,但是在先行先试的动作方面,两地都切入了实际的改革进程,积累了前所未有的本土经验,有利于逐渐凝聚共识。而且这两地都有柔性切入的考虑,力度上是有意收敛的,减少对市场的震动,重在搭建基本的制度框架。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商品房市场上,高端成交量和价位趋向沉稳。试点运行不久,两地都出现了这方面可以观察到的变化。

  在这样一个简要观察之后,要强调的是,除了这种调节效应之外,还应特别看到这种制度变量影响了人们的心理预期。这种预期上的影响在未来会随着我们的改革进程,在各方互动中有更多的体现。目前社会高度关注房地产税改革,实际上这一心理预期已经产生影响:这一两年来,加上越来越清晰的全国不动产联网的推进,实际上促使二手房市场上很多原来看不到供应来源的住房供给一下子涌进来,近来房地产的市场分化是与此有关的。

  总之,房地产税调节的效果在启动初期不会太明显,因为太明显引起的社会震动就会比较大。两地试点都是有意相对平缓地切入,但是长远来看,这个改革的效果是可以预期的。

  1  2 下一页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