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刘世锦:经济发展,速度问题是最不重要的

发布时间:2015-1-28 10:12:00    作者:刘世锦    【

       速度为什么会发生变化?是因为背后的结构发生了变化。我们现在正在转变为以消费、服务业为主,更多依靠内需和要素效率提升的经济,政府也要转型。  

       当前我国经济的发展质量导向存在以下几点问题: 

       一、速度的问题 

       新常态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增长速度放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大概在四年前曾经做过一个研究,中国经济由10%的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阶段,大家是不认同的,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认同的人比较多了。中央讲新常态第一条就是这个。 

       目前经济下行的压力还很大,包括12月份的数据出来依然如此,我们说中高速增长,增长多少?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最近几年我们注意到一个特点,每年上半年的时候经济走着走着就弱了,年中的时候中央出台了稳增长的措施,到下半年以后,形势会有所好转。 

       官方的说法叫做稳中向好、稳中向上,这时候有一些经济学家比较乐观,说中国经济已经走出底部,甚至有人说增长8%、9%,或者更高一点,很乐观(虽然说的人不多,但这个说法还是有的)。我们的观点还是比较一致,因为我们基本的判断是目前还处在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变的过程中,现在是进行时,不是完成时,这个底现在还没有找到。 

       到目前为止还是这样一个状况,前段时间我开了一个会,几乎所有的人对下一步的经济发展都不太乐观。现在宏观经济有几个特点:一是下行压力很大,二是底在何方不知道,三是对同样一个的数字看法产生高度分歧。这是以前没有过的。 

       往下走走到什么时候,底在什么地方?这个问题比较复杂。现在讲中国经济,有人说很复杂,越看越糊涂,现在需要把复杂问题相对的简单化。 

       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主要依赖于高投资,高投资是由三块组成的,基础设施、房地产、制造业投资。过去几年时间里,大概基础设施占整个投资的比重是20—25%,房地产占25%左右,制造业投资大概占30%以上,这可以解释中国的80~85%。制造业投资高度依赖于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投资和出口。 

       所以我们有一个简单的逻辑上的推论,高增长要到底,就是高投资要到底,高投资要到底有一个通俗的说法,就是三只靴子要落地。第一只靴子是基础设施投资,投资的峰值期在2000年左右。出口现在已经落地了,过去经常是20%以上的高速增长,以后是5~10%。现在就是房地产,房地产已经出现了回落,房地产触底之后高投资就触底了,高增长也会触底,大概是这样一个逻辑。 

       怎么看房地产,最近也有不同的说法,一些房地产的专家,很有影响的人物认为是周期性的波动,说房地产估计2015年9月份价格会上去。但我们的观点非常明确,就是历史性的拐点,依据在什么地方?70%以上的城镇居民住宅的历史需求峰值是1200~1300万套,这个数字2014年就已经达到了,达到了之后就逐步走平、逐步下行的态势,所以我们的观点非常明确,就是历史性的拐点,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房价的走势。因为房地产回落的态势从全国来讲,房价有一定幅度的回落,但房价从来不是全国性的特征,而是区域化的特征。 

       前年中组部派我们到美国学习,到佐治亚州,首府是亚特兰大,那个地方有个投资署,那里有国内的招商引资办,有一位上海的女博士毕业之后在那儿挑大梁,很活跃,我问她平时在什么地方,她说在驻京办,我说佐治亚州怎么会有驻京办,她说你可能还不了解,佐治亚州在北京有办事处的。这只是佐治亚州,美国十几个州在北京都有办事处,我以前只听说过全国很多省市、自治区在北京有办事处,美国政府也到北京来搞办事处了。 

       所以我明白了为什么北京的房价为什么下不来。但鄂尔多斯房子肯定是多的,因为人口是200万、300万,价格卖得很高,后面价格下去了,现在很多地方是空城,那个地方的房价肯定和北京是不一样的,所以房价的变化是有明显的区域性特征的。 

       房地产的回落,到底是短期之内快速落到底还是在波动中逐步回落?这个事我们现在吃不准,从国际经验来看,这两种情况都有。中国到底是怎么形态,这还需要关注,也就是说房地产不到位,投资是很难处理的,所以高投资什么时候触底,高增长什么时候触底,估计一两年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三年。 

       我们先把逻辑讲清楚,至于触底之后增长幅度是多少,我们还需要观察。今年7.4%,比如2015年恐怕是达不到这个数字的,还得往下走一走。我们看得更远一点,希望一段时间后能够找到高增长的底,找到以后能够稳住。 

       新常态,增长速度是由10%的高增长到中高速增长,最后可能是某一个数值,我们还需要观察,这叫“新”;“常”就是稳住了,不能继续往下,往下走就不叫常态。所以新常态就是到了一个新的状态以后又稳住了,我觉得这就叫新常态。 

       速度问题是大家最关注的,但我想强调一下,某种意义上来讲,速度问题又是最不重要的。速度为什么会发生变化?是因为背后的结构发生了变化。我们现在正在转变为以消费、服务业为主,更多依靠内需和要素效率提升的经济,更多依靠生产率提升,更多重视增长质量效益,速度服从于质量,政府要转型等等,这些大家在报纸上都可以看到。 

       二、发展质量目标的问题 

       今后几年可能是一个新的三期叠加,新的特征会出来,中高速增长的触底期,金融风险的集中释放化解期,新旧增长动力转换的关键期。在这个阶段,增长速度不会像过去那么高。 

       现在有一种说法:以速度论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问题是,速度不可能那么高了,但我们这个时代还需要有英雄辈出,但是衡量的尺度会发生变化。这个尺度是什么?就是经济增长率。 

       最近我讲了一个观点,要发展质量导向,至少在十年前、二十年前,我们经常讲的一句话就是经济发展要提高经济增长的效益和质量为中心,现在讲不是老生常谈吗?有什么新意?这次大话变成了实话,空话要变成真话。现在不重视质量,如果将来增长速度降低了,比如6%,这样的增长速度未必能够保持住。 

  1  2 下一页 

文章来源:新华网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