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蔡昉:新常态下特有的经济增长源泉

发布时间:2015-3-9 11:32:00    作者:蔡昉    【

       经济增长速度下行固然是新常态的一种表现,我们应该学会适应这种下降的增长速度,但是,正确引导新常态将有助于及时挖掘新的增长源泉,保持合理稳定的增长速度。笔者认为,至少可以从四个方面入手引领新常态,达到稳定经济增长的目标:

       一是供给方与需求方的增长潜力。供给方和需求方因素是可以互相转换的,因此,理论上说政策可以从两个方面发力,达到提高潜在增长率的目标;

       二是生产率引导产业结构调整。为了实现增长动力转换,产业结构的调整必须以生产率提高为取向,推动生产要素从生产率低的产业、行业和地区流出去,实现更好的资源配置;

       三是面向未来的人力资本积累。在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人力资本的作用已经至关重要、不可或缺。中国面临的紧迫任务是如何显著提高教育数量和教育质量,依靠人力资本积累保持长期可持续增长;

       四是借助后发优势实现赶超。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全球环境和科技条件绝不悲观,仍然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一个表现,就是传统经济增长源泉式微,不再能够维持长期以来近两位数的GDP增长速度。而且,如果不能及时挖掘出新常态下特有的增长源泉,潜在增长率将继续降低。根据我们的预测,假设仍然依靠传统的经济增长源泉,由于劳动力短缺、资本形成率降低、全要素生产率增长速度放慢等,“十三五”时期平均的潜在增长率可能下降到6.2%。经济增长速度下行固然是新常态的一种表现,我们应该学会适应这种下降的增长速度,但是,正确引导新常态将有助于及时挖掘新的增长源泉,保持合理稳定的增长速度。本文将揭示,至少可以从四个方面入手引领新常态,达到稳定经济增长的目标。

       供给方与需求方的增长潜力

       由于研究资源和政策资源都是稀缺资源,配置到哪个领域无疑应该遵循收益最大化原则。据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托宾说过一句话:需要一堆“哈伯格三角”才能填满一个“奥肯缺口”。这里讲到的两个经济学概念,前者指因垄断、价格扭曲等体制因素造成的福利损失,后者指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增长能力的幅度。托宾这句话的意思是,关注宏观经济问题比关注体制问题更加有意义。

       在关于中国潜在增长率的争论中,林毅夫教授认为经济增长减速原因是需求不足,因此,通过加大投资刺激需求,可以预期的增长潜力可达8%。这与笔者从供给方预测的潜在增长率相比,判断相差大约1-2个百分点,按照中国目前超过63万亿元的GDP总量计,这种不同判断意味着每年有超过1万亿元GDP的差别。所以,如果中国经济目前的增长速度低于其潜在增长能力,研究如何填满这个“奥肯缺口”不啻为十分重要的话题。

       问题在于,与笔者所做的估算进行比较,迄今为止各年份的实际增长率仍然在潜在增长率之上。例如,笔者估计的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2012年为7.89%,2013年为7.48%,2014年为7.14%。如果2015年中国经济能够实现7%左右的GDP增长,则仍然在潜在增长能力(6.86%)之上。另一方面,由于体制障碍造成生产要素(特别是劳动力)供给不足和生产率低下的问题,可以也必须通过深化改革予以解决。根据笔者的测算,通过改革增加劳动力供给、扩大人力资本积累、提高生产率和均衡人口发展,可以产生的提高潜在增长率效果,也可以高达未来GDP总量的1到2个百分点,可见改革红利也颇为不赀。

       无疑,供给方和需求方因素是可以互相转换的,因此,理论上说政策可以从两个方面发力,达到提高潜在增长率的目标。例如,更充分的劳动力供给和更快增长的生产率,都可以通过降低产品成本,从而在消费者预算不变的条件下提高其购买能力,实现“萨伊定律”所谓的“供给创造需求”。另一方面,消费者收入增长可以使原来消费不起的产品数量成为可能的消费品,投资扩大导致的基础设施条件改善,也可以转化为企业的供给能力。

       不过,需求转化为供给是有约束条件的。首先,消费需求转化为供给能力的前提是封闭经济,即在不考虑进口产品竞争的情况下。如果国外竞争者仍然可以提供更为价廉物美的产品,则这个消费需求的扩大还不能转化为潜在增长率。其次,投资需求转化为供给能力的前提是不存在产能过剩。在包括基础设施在内的许多产业存在产能过剩,并且因此积累了金融风险的情况下,投资需求的扩大只能诱导出更严重的产能过剩,而不是潜在增长能力的提高。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