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张卓元:逐步形成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

发布时间:2015-4-24 13:18:00    作者:张卓元    【

  2014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稳增长放在2015年五大任务的首位,并提出要切实把经济工作的着力点放到转方式、调结构上来。这其中的重要一环就是逐步形成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以确保未来5~6年形成没有水分的、质量效益较好的7%左右的经济增速新常态。在2015年新春即将来临之际,看到中改院院长迟福林教授主编的中国改革年度研究报告——《转型抉择——2020: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趋势与挑战》付梓出版,感到十分振奋。应当说,他在书中提出的到2020年形成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的大判断、大思路、大建议,系统地回答了我国新时期稳增长、转方式、调结构的重大基本问题。 

  形成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是经济转型升级的战略选择。我国正处于由工业化中后期向工业化后期转变的历史关键阶段。在这个特定阶段,凡是成功迈向高收入阶段的国家都经历了一个服务业主导的经济转型升级过程。本书的1~3章分别从工业转型升级、城镇化转型升级、消费结构升级方面研究和探讨了我国服务业主导经济转型升级面临的三大历史性趋势:第一,现代服务业占比低,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太低是制约我国工业转型升级的突出矛盾,“十三五”应加快以研发为重点的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实现工业与服务业的深度融合,推动制造业的全球化、信息化、服务化。第二,城镇化是现代服务业发展的重要载体,如果能够逐步实现从规模城镇化走向人口城镇化,形成人的城镇化新格局,将为生活性服务业发展提供巨大的发展空间。第三,从物质型消费走向服务型消费是我国消费结构转型升级的大趋势,教育、医疗、健康、养老、文化等服务消费的发展,为经济向服务业主导转型升级提供了市场基础。

  形成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以引领经济新常态。我很赞同本书所作的判断:经济新常态,从短期看是速度问题,从中长期看是结构问题和发展方式问题。我国经济进入6%~7%左右增长的新常态,这不仅是增长速度上的新常态,还包括经济结构上的新常态。本书第4章从服务业主导经济转型的视角,对经济新常态做了五点系统的概括:第一,把握消费升级的大趋势,把服务业发展作为培育新经济增长点、提高经济效益和经济质量的重要途径,以此为基础形成中速增长的新常态。第二,从就业容量看,服务业远高于传统工业,以服务业为就业的主渠道,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形势下,形成新增就业不断扩大的新常态。第三,服务业发展需要激发社会资本活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需要高度重视中小微企业发展,形成全社会创新创业的新常态。第四,未来中等收入群体将更多在服务业领域产生,逐步形成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对于形成利益结构和社会结构优化的新常态十分关键。第五,2014年的“APEC蓝”来之不易,同时也说明了一个道理,系统治理雾霾、建设美丽中国的关键是降低经济增长对传统重化工业的过度依赖,通过发展现代服务业形成绿色发展的新常态。

  形成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关键在于全面深化改革。我国是个工业大国,但不是服务业大国。本书的5~8章分别从服务业市场开放、推进服务贸易强国进程、啃下结构性改革的硬骨头、深化以简政放权为重点的政府改革等四个方面,研究分析2015~2020年深化全面改革的重大任务,以经济转型升级为主线,系统地提出了我国新阶段经济体制改革的路线图:第一,我国服务业发展不缺少资本,更不缺少市场需求,关键是形成服务业市场开放的大环境。第二,实现服务业主导的转型升级,面临着结构性矛盾的重大挑战,“十三五”要以结构性改革为重点取得经济转型升级的决定性成果。第三,我国是一个货物贸易大国,但还不是一个服务贸易强国,要以“一带一路”为总抓手深化对外开放,推动我国从货物贸易大国走向服务贸易强国,形成我国国际竞争新优势。第四,到2020实现经济转型升级的战略目标,关键在于深化以简政放权为重点的政府改革,以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为主线实现行政体制改革的实质性突破,既是经济转型升级的重大挑战,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任务。

  多年以来,迟福林院长和他的中改院研究团队坚持每年岁末年初就年度改革重大现实问题出一本研究报告,形成社会智库独到和系统的分析框架,提出比较独特的研究结论和政策建议,为中国改革积极建言献策。纵览本书,作者坚持了中改院一直遵循的转型与改革研究的问题导向,从经济转型大趋势、现实矛盾和客观需求谈改革,突出体现了经济转型与改革的有机统一,给出了“十三五”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比较现实、清晰的路线图,为新形势下如何加强我国经济转型与全面深化改革顶层设计,有效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提供了十分有益的参考和借鉴。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报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