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林毅夫:取消保护补贴,减少寻租空间

发布时间:2015-6-1 12:53:00    作者:林毅夫    【

  中国过去30多年的高速增长,每个人都得到好处。不管是穷乡还是僻壤,现在的生活都比30多年前好多了。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不满意?古语讲“不患寡而患不均”。是因为别人比你发展更快、改善比你更多了,收入不均跟腐败问题现在严重。

  中国改革开放采用的是渐进方式,而不是像苏联东欧那样采用“休克疗法”,把整个经济系统中的计划经济所形成的扭曲一次性消除掉。中国当时采取的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对那些没有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的产业,继续给予必要保证;同时放开具有一定比较优势的产业,让乡镇企业、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来进入。和苏联和东欧的休克疗法导致经济崩溃停滞、危机不断相比,中国这种渐进双轨的方式取得了经济稳定和快速增长。但任何问题都有两面性,经济稳定和快速增长,带来的就是现在我们所看到收入分配问题和腐败的情形。

  为什么呢?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形成了大批资本很密集、技术很先进的产业,但这些产业和国外相比,仍然不具有比较优势,如果开放竞争就很难存活。在中国是这样,苏联和东欧也是这样。在苏联和东欧,这些企业也是靠保护和补贴存活,但休克疗法是将保护和补贴一下子取消掉。问题就是,一下子取消掉之后,大量的破产、大量的失业会造成社会不稳,同时,政府也不愿意让这些企业都破产,因为这些产业和国防安全有关,于是在休克疗法、私有化以后还要继续给予保护补贴。

  大量的实证经验证明,要给保护补贴,就会有很多机会产生“寻租”,“寻租”就会产生腐败的现象。苏联和东欧的腐败现象不是比我们还严重么?因为给补贴的话就等于转移支付,那些垄断集团就是最有钱的人,这样收入差距就越来越大了。

  像电信、交通、银行业的垄断,有垄断就会有垄断利润,有垄断利润就会进行寻租。维持这些保护措施带来的代价就是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腐败和收入分配差距越来越大。

  国内也是一样,在双轨制时候为了让不具比较优势的国有企业能够生存,不得不给它保护补贴。比如大银行基本上都是给这些大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的,资金价格是低于我们这个发展阶段应该有的价格,很多上市老板把募集来的钱当成赚来的钱。这些大企业都会得到补贴。那谁来补贴它们?就是这些把钱放到金融体系而得不到金融服务的小农户、小企业,有的在服务业,有的在制造业。简单说相对穷的人补贴相对富的人,这样收入差距就会越来越大。同时,为了拿到这个补贴,当然有人就会去行贿受贿,于是腐败现象也越来越严重。

  资源产品也一样。按照宪法规定,矿产资源属于全国人民所有,但不是全国人民一起开采。1983年前没有问题,开采的企业都是国有企业,开采权基本上是免费取得的,产品卖的价格也很低。1983年以后,矿山企业进行改革,民营企业可以进入,外资企业也可以进入,允许多种所有制竞争;1993年后,资源价格和国际接轨,但是取得开采的税和费非常低。比如,一个矿可能有几十亿、几百亿,但取得这个开矿权也不过是几千万。拿几千万就能够获得几十亿、几百亿元的资产,谁都要想办法得到。造成的问题不仅是收入差距越来越大,而且是寻租腐败的普遍。

  现在,我觉得应该可以把这些保护补贴取消掉。“此一时,彼一时”,当时我们是低收入国家,一直到2003年我们都还是低收入国家,现在已经是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资本已经不是那么短缺。原来不具有比较优势的行业,现在已经具有比较优势。

  釜底抽薪的解决方式就是像十八届三中全会所讲“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什么是决定性作用?就是价格由供需来决定,而不是由行政计划来决定。如果金融的价格,比如说利率放开,贷款利率和储蓄利率放开那就没有补贴了,没有补贴就不会有寻租,储蓄者就可以得到足够的回报。资源税费提高到国际水平,那么资源就变成一个正常性的行业,就不再是一个暴利行业。然后,将因为减少补贴而获益的政府财政支出用于社会福利等各方面的改善,这样就会釜底抽薪地解决收入分配不均和腐败现象。

  (作者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