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贾康:攻坚直接税改革

发布时间:2015-7-1 14:39:00    作者:贾康    【

  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在直接税改革上我们势必会面临一些难题。但如果碰到难题我们便退而放弃改革进取,矛盾会积重难返,贻误现代化大局。现阶段确定建立不动产登记体系,加快立法开征房地产税,的确是一种倒逼,即拖了这么多年的“攻坚克难”,一定要有一个解决方案。

  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在直接税改革上我们势必会面临一些难题。但如果碰到难题我们便退而放弃改革进取,矛盾会积重难返,贻误现代化大局。现阶段确定建立不动产登记体系,加快立法开征房地产税,的确是一种倒逼,即拖了这么多年的“攻坚克难”,一定要有一个解决方案。

  个税起征点只是相关多种变量中的一个,只强调它无异于陷入“盲人摸象”的误区。我们应该把各种要素和变量合在一起考虑怎样优化,在税率的级次和量值、差异的掌握方面,有许多值得讨论之处。

  房地产税会影响相关各利益主体的利益预期,促使房地产市场供需更平衡一些。房地产税最适合由地方政府掌握,在自觉实行职能转变的同时,地方政府的财源建设问题也随每隔一段时间重评一次税基的机制而一并解决了,即内洽地结合了地方政府转变职能和财源建设两重目标的一体化实现。另外,这一税收是调节收入分配和财产配置的优化机制,可以减少两极分化对于社会形成的负面影响。

  目前个税征收

  不能有效调节到最应被调节的对象

  中国现在的个人所得税占整个财政收入的比重是多少呢?在上一次的个人所得税法修订之后,现在是约5%,已经明显边缘化。在它的筹集收入的作用明显不足的同时,更加明显的是中国个人所得税的调节作用非常薄弱。最应被看重的超额累进调节机制,仅仅覆盖了工薪收入者中的一部分,现在的覆盖面收缩到约3000万人,仅占近14亿国民中的2%多一点!

  中国个人所得税的立法,在现在开征的18种税里确实是最靠前的。上世纪80年代初实行开放后,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专家进入中国,这些专家收入较高,但他们在中国如不交个税回到他们国内也要交。了解到国际惯例是可以有双边税收协议,为使“肥水不流外人田”,让外国专家们在中国完税,所以赶快在全国人大通过立法推出了个人所得税。这样的一个税种,当时为800元起征点,对内涉及多少中国人呢?只有10多个人,就是当时还在世的名演员,其他所有中国人与这个税无关。后来在1980年代中后期推出了一个“个人收入调节税”,400元为起征点。再走到1994年,把个人所得税和个人收入调节税、个体工商户所得税收打通在一起,形成了现在的个人所得税的框架。显然,个人所得税是随着改革开放过程一步步建立起来的。

  一直存在的一大问题是,我国个税的征收不能有效调节到最应被调节的对象上。比如当年“十大富豪”排行榜首次出来,时任总理朱镕基要求查一下这些富豪交了多少个人所得税,结果是一分钱都没有交。因为这些富豪不给自己开工资,你就找不到应施加个税调节的税基,其他的分散收入,也拢不到一起。这些年怎么办呢?有一些税务专管员可以与这些厂主型富豪打招呼,要求他们明确指出,财务账目中哪些是你自己开的工资。不好意思的,会给自己开点儿工资交点税。曾经有一位企业家说我带一个头,给自己开100万元年薪,这就对应着要缴几十万元的个人所得税。他自愿带头后受到鼓励,很快成为中国税务学会的常务理事,有关方面显然是希望以这样的带头示范行为形成个人所得税扩大调节覆盖面的状态。但是实际上,这还是等于以学雷锋的方式作号召。真正要解决问题,需要把工薪收入之外的其他收入都“归堆”汇总,即综合起来之后,可把资本利得作单独分类,其余全部实施超额累进征税。汇总与分类的条件,要有技术和信息系统的支撑,每个人需要有一个终生唯一的纳税号码,就像美国一样,所有的收入信息跟着这个号码走。家庭赡养系数、住房按揭还本付息等因素,可以在纳税计算时作出专项扣除。

  个税起征点也是一个热闹了多年的事情。曾被排为中国首富的一位企业家说,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应该提到一万元以上,得到许多叫好声。这是一个说起来很有讽刺意味的现象,中国首富似乎特别替职工着想。但具体考虑一下,在前一轮个人所得税提高起征点到3500元(加上“五险一金”,实际起征点还要高出一大截)之后,当时已经把实际缴纳个税的人群收缩到了2400万人左右,在接近14亿人口的国度里,只对2%的人进行调节。如果真把起征点上调到一万元,还能有多少人交这个税?这不是个人所得税应走的路子。起征点只是相关多种变量中的一个变量,只强调它无异于陷入“盲人摸象”的误区,我们还应该把各种各样的要素和变量合在一起考虑怎样优化,在税率的级次和量值、差异的掌握方面,有许多值得讨论之处。比如,怎么培养中等收入阶层——应在靠低中端让出一块利益,在过了中等收入的上沿后则明显加大超额累进调节的力度。最高边际税率45%能不能降到40%或是35%?对于先富起来的这些人,如能实现综合征收,这样做实际税负也不会降低而是会提高。很多人提出的起征点与通胀指数挂钩,也是可以考虑的,下一次的立法中应当讨论这个事情。至于按照区域实行个税差别化,我认为是不可行的。人力资本具体的组成是一个个劳动者,应允许他们在劳动力市场流动。如果一个人在一年中换了若干个地方就业,该怎么算?怎么掌握真实信息?另外如果真的实行区域差别化,调节的结果是什么,是会使更多的人受到利益激励而更鼓励人们往物价高的大城市和中心区汇集。因为中心区虽物价高,但仍会吸引大量的人来定居,如再把个税实际税负调得比较低,实际效果不会好。

  1  2  3 下一页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