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刘尚希:当前经济风险呈收敛状态

发布时间:2015-7-20 9:19:00    作者:刘尚希    【

  综合上述分析,当前经济的韧性在一点一点增强,整体经济风险呈现收敛状态。但这并非不可逆,在经济整体脆性相当大的情况下,经济韧性的增强从根本上讲要靠改革来支撑,调控性的政策应限于流动性风险的化解,不可扩大化,更不可过份依赖。

  经济指标只是观察经济形势的一个入口,仅仅看经济指标的走势,如国内生产总值、生产价格指数、消费物价指数、采购经理人指数、工业增加值、投资、消费、进出口等等,并不能真正看清楚经济风险的变化趋势--是扩散还是收敛。经济是一个复杂系统,其功能强弱及其风险取决于其结构状态--脆性的还是韧性的。近几年经济下行表现在一系列经济指标上,从“三驾马车”的分析框架来看,是投资、消费和出口下降所致。其实,这也只是一个结果和表象,更深层的决定因素是经济结构多年积累的脆性所致。因此,当前我们面临的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实质是经济结构脆性扩大而导致的结构性收缩。

  那么,当前经济结构的脆性和韧性在如何变化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只有经济结构的脆性降低,韧性增强,经济才会真正向好,经济风险才会收敛。而脆性降低,韧性增强,必须经历一个“分化”的过程,反映在统计指标上,就是有的下降,有的在上升;有的行业下降、有的行业在上升;有的地区下降,有的地区在上升,如此等等。这种减与增的变化可能会对总量带来下行压力,但在趋势上则是向好的。就此而言,“分化”不是一件坏事,而是好事,尽管这个过程会有阵痛。经济增长的分化、税收增长的分化,都反映出结构调整过程中去脆性、增韧性的边际变化。多年积累起来的不合理结构的脆性不可能一下子去掉,同样,合理结构表现出的韧性也不可能一个早晨出现。而当前正处于这样一个过程之中,面对“分化”的经济形势难免会有点眼花缭乱,就像看转动的木马,舆论看法分歧加大,市场、政府抉择的难度也增加了。

  从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来看,达到7%是一个相当好的结果,是市场努力与政府调控、改革共同造就的。从季度来分析,第一、第二季度都达到7%,而且环比增长了1.7%,这说明经济在个量的分化中实现了总量上的基本稳定。个量的分化是有下、有上的,也就是说,经济中既有下行压力,也有上升推力,能达到总量上的基本稳定,就意味着经济中的上行推力可以抵冲下行压力,总量企稳是一个基本态势,表明经济风险在收敛。

  经济的“分化”是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对结构调整是必不可少的。行业增长的分化很明显,传统产业由于过剩产能增长受挫,新兴产业增长加快。从二、三产业的比重变化和增长可看出这一点。今年上半年二产业增加值12.96万亿元,增长6.1%;三产业增加值14.69万亿元,增长8.4%,从增速、比重看,三产业都超过了二产业。这种分化,有利于经济脆性下降、韧性增强。二产业的增长长期来主要靠外需产生的产业关联效应拉动,受国际经济形势牵制,外部危机往往转为内部经济下行,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产生的影响,都是基于二产业为主的经济结构,而且二产业附加值总体偏低,从而扩大了经济的脆性,很容易受外部扰动。三产业,尤其是现代服务业,属于知识密集型,附加值提高,更多地靠内需推动,如消费、软性投资,不容易受外部扰动,韧性更强,稳定性更好。这种增长的分化对降低整个经济结构的脆性和增强其韧性具有重要作用。

  再从分配来看,上半年全国居民可支配收入达到10931元,增长9%,快于经济增长,也快于财政收入增长;而且,农村居民收入增长快于城市居民收入增长,这表明政府、企业、居民三者分配关系转向居民倾斜,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在缩小,整体看宏观分配结构在优化。这是需求结构、城乡结构改善的表现。收入增长的这种分化无疑地是一件好事。不过应注意的是,劳动生产率是分配调整的基础,脱离这一点来谈向居民倾斜就有风险。

  综合上述分析,当前经济的韧性在一点一点增强,整体经济风险呈现收敛状态。但这并非不可逆,在经济整体脆性相当大的情况下,经济韧性的增强从根本上讲要靠改革来支撑,调控性的政策应限于流动性风险的化解,不可扩大化,更不可过份依赖。

       (作者系财政部财科所所长)

 

 

 

文章来源:财经周刊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