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赵长茂:如何看我国经济持续下行

发布时间:2015-9-21 16:35:00    作者:赵长茂    【

  近年来我国经济呈持续下行之势,增长速度从两位数降为一位数,接着降到8%以下,2014年为7.3%,今年上半年进一步回落到7%。面对经济持续下行压力,悲观情绪蔓延,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衰退或萧条期,“中国经济崩溃论”在西方再度甚嚣尘上。其实,分析经济形势不能只看一面,看不到困难就找不到政策着力点,只看困难看不到新趋势和亮点则容易丧失信心。分析经济形势确有方法论问题,换个角度看问题,往往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我国经济下行带有规律性和客观性

  经济达到一定规模时的规律性现象。所谓的规律性,是指一个国家的经济规模达到一定程度后,市场相对饱和,经济减速下行成为一种必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经济快速增长,随着经济规模不断扩大和供给全面过剩的出现,经济减速成为必然。统计资料显示,197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仅为3645亿元,2014年达到636463亿元,是1978年的174.6倍,经济规模列世界第二位。在如此高的基数之上继续保持接近两位数的高增长显然不现实了。实际上,许多国家诸如日本、韩国、德国、韩国、新加坡等都有过增长速度随经济规模扩大而下降的经历。我国经济近年来持续下行就是规律发生作用的结果。

  要素成本持续上升的客观反映。经济增长的实质是以较小投入获得较大产出。在生产率既定的前提下,投入越多产出就越大。反之,在投入既定的前提下,要素成本越低,产出就越大,经济增长就越快。这是经济运行的一般原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增长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各种要素的低成本投入;二是通过市场配置资源提高了资源配置效率。要素低成本投入加高效率配置,使我国经济增长获得了强劲的“混合动力”。在改革开放之后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土地、劳动力、资金,特别是生态环境的低成本投入,成为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支撑。但是,近些年来情况已经发生变化,土地转化成本不断攀升、用工成本逐年增加、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生态环境保护投入越来越大。显然,在各种要素成本全面上升的情况下,经济减速不可避免。

  外部发展空间受到挤压的必然结果。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出口不断扩大,特别加入了WTO以后,出口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强劲动力。但是,随着我国产品大举进入国际市场,贸易对象国的相关产业受到强烈冲击,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逐步抬头,限制中国产品进口的政策纷纷出笼,出口增速大幅下降,甚至有的年份出现负增长的情况。加之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复苏艰难,进口显著减少,我国产品的出口空间受到进一步挤压,作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三大动力之一的外需日趋疲弱,导致我国经济加速下滑。

  容忍经济一定程度下行是一种战略选择

  加快转方式调结构的必然选择。在发展问题上,我们已经形成的共识是粗放的发展方式不能再继续下去,必须以结构调整为主攻方向加快转变发展方式。结构决定功能。我国发展方式粗放的主因是产业结构过“重”,第二产业增加值比重过大(2014年为42.6%,比发达国家大约高20个百分点),工业当中重化工业增加值占70%左右,这样一种“重型结构”必然导致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粗放发展方式积“重”难返。实践证明,在经济高涨期,调结构、转方式是难以做到的,而经济下行则会形成倒逼机制,迫使产能过剩行业加速调整,发展方式加速转变。所以当加快转方式、调结构成为主线和主攻方向时,允许经济一定程度下行或牺牲一定的速度,就是一种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选择。就像汽车转弯必须放慢速度,否则会导致侧翻一样,容忍经济一定程度下行是我们必须付出的代价。

  完成既定发展目标的明智选择。2007年,党的十七大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其中经济发展目标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实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2020年比2000年翻两番”。当时测算,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只要年均增长7.2%左右,就可以实现既定目标。2012年,党的十八大把相应目标调整为“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据测算,从2013年到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6.8%左右,“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的目标就可以实现。基于此,把我国近期的预期经济增长速度定为7%左右就是一个合理区间。这好比,一个人跑步到一个地方,前半程跑得快,节省了时间,后半程放慢一些速度就是明智选择,因为既然不用再拼命跑就可到达目的地,就没有必要把自己搞得很累。

  保底线的理性选择。“保底线”就是保就业。从我国现阶段情况来看,每年吸纳1000万新增就业人口,是保持经济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基础。因此,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会把城镇新增就业1000万人作为一个重要的预期目标。近几年,新增就业每年都超过1000万人,2014年为1322万人,今年上半年是718万人,已完成预期目标的71.8%。这说明,我国的产业结构的重大变化,第三产业快速发展,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于2013年首次超过第二产业比重后持续上升,大大提高了我国经济增长的就业弹性。据测算,2005年我国GDP增长1个百分点拉动新增就业80万人,2014年1个百分点拉动新增就业175万人。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就不必片面追求速度。结构升级使“保底线”的难度降低,对经济增长下行的容忍度相应提高。

  1  2 下一页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