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王一鸣:供给侧改革重构经济新平衡

发布时间:2017-2-20 12:10:00    作者:    【

        “结构性失衡是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而治本之策应是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改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2月18日在由中国发展出版社主办的“国研智库论坛·新年论坛2017”上表示,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构经济新平衡。

  结构性失衡是当前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

  王一鸣认为,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周期性因素减弱,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供需错配的结构性失衡,并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约束条件。他提出,可以从三个方面分析当前我国经济的结构性失衡。

  第一,实体经济结构性失衡,即供需结构错配。供给结构调整跟不上需求结构变化,无效供给过多,有效供给不足;低端供给过多,中高端供给不足。

  从需求侧看,“住”和“行”主导的需求结构向高端化、个性化、服务化方向转换。比如随着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对商品和服务的品质、质量、品牌有更多需求;旅游、养老、教育、医疗和各类生产性服务需求与日俱增。

  从供给侧看,过去一个时期制造业迅猛扩张后形成的巨大产能,在市场需求变化的情况下面临严重过剩。与此同时,高度依赖低端加工组装、缺乏技术创新和品牌的产业体系已越来越不适应竞争环境的变化,研发和创新能力的“瓶颈”制约逐步显现。

  第二,金融和实体经济失衡。新旧动能转换期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下降,导致资金“脱实向虚”,进一步刺激金融体系内部通过加杠杆获取高收益。

  王一鸣表示,在此背景下,当前我国面临的金融风险有所积累。银行不良率上升;债券市场违约增多,其中不乏过去被认为很安全的国企债券;金融市场流动性风险也不容小觑,部分金融机构为追求高收益率,大肆加杠杆,借短买长,造成严重的期限错配和债市泡沫。此外,资本外流压力增大。2017年1月,外汇储备下降123亿美元,至2.998万亿美元,近6年来首次跌破3万亿美元大关。“若美联储再次加息,将进一步增大资本外流压力,引发国内资产价格下跌,并增大防控金融风险的压力。”他说。

  第三,房地产和实体经济失衡。过去一个时期,金融资源大量流入房地产领域。王一鸣举例说,去年居民住房按揭贷款占增量贷款的比重达到40%左右,比过去3年20%左右的水平提高约一倍。“资源过度向房地产领域集中,增大房地产资产泡沫,扭曲资源配置,挤压实体经济发展空间,抑制了创业创新活力。”

  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构新平衡

  “当前形势下,是继续在总需求政策上加力,通过增加投资拉动短期增长,还是坚持在供给侧改革上发力,宁可短期牺牲一点速度,换取中长期可持续增长,这对下一步经济走势有重要影响。”王一鸣说,当前,我国投资的边际效应和投资效率递减,债务杠杆攀升。由此可见,治本之策应是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改革。

  王一鸣提出,推进供给侧改革要强化市场配置资源功能,加快推进过剩产能有效出清、资产重组和风险释放,下决心处置“僵尸企业”,矫正资源错配,有效改善市场预期,提升经济内生动力,为需求释放和可持续中高速增长打开新空间。

  与此同时,他还强调,要发挥创新在供给侧改革中的核心作用。核心就是要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实现供需新平衡。这就要激励、鼓励创新,增强微观主体内生动力,提高盈利能力,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高潜在增长率。为了更好地推进创新,王一鸣认为,要做好以下六个方面:第一,创新必须注重发挥企业家才能。创新的主体是企业家,企业家最核心的功能是创新。政府的职责主要是加大基础研究投入,建设科研基础设施,加强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制定产业标准和商业规则,维护市场秩序,减轻企业家创新风险,从而为创新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第二,创新以需求为导向才能真正获得生命力。第三,尊重创新人才是创新活动的根本准则。第四,风险投资是推动创新的催化剂。第五,在试错过程中发现和找准创新方向。第六,到国际市场汪洋大海搏击才能转换为竞争力。要进一步放松管制,简化程序,激励企业到海外建立研发中心,充分有效地利用国外科技资源。

  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取得实质性进展

  王一鸣表示,要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构新平衡。

  去产能,要紧紧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他认为,如果说产能过剩是经济周期带来的现象,“僵尸企业”就是市场失灵的结果。去除“僵尸企业”,就是要恢复和增强市场配置资源功能。此外,去产能还要更多依靠市场机制和经济手段。严格执行环保能耗安全等相关法律法规标准;发挥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不良资产的优势,与行业龙头企业合作,开展上下游行业资源整合,化解不良债务;同时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

  去库存,要重点化解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他指出,要在人口净流出地区控制房地产用地供给量;提高棚户区改造、保障性安居工程货币化安置比例;加快落实户籍制度改革方案,鼓励农业转移人口购买城镇商品房。

  去杠杆,要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他说,就企业杠杆率而言,要坚定去杠杆的方向,支持企业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股权融资力度;加强对企业自身债务杠杆的约束。目前企业负债一年支付的利息就是4万多亿元,相当于2015年全年GDP增长总量,长期下去会掏空实体经济。王一鸣认为,就控制总杠杆率而言,要分阶段有序推进“去杠杆”,先控制杠杆率增速,再稳定杠杆率水平并优化杠杆结构,最后达到去杠杆的目的。

  降成本,要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在降低显性门槛后,要减少隐性障碍,改变“跑断腿、磨破嘴”的情况。清理各类“红顶中介”,放开中介服务市场,降低服务收费。改善政商关系,增强对干部的正向激励,有效发挥公共资金的撬动效应。

  补短板,重在补“软件”短板。加快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征信体系;增强市场监管和服务能力;加强研发能力建设,突破关键技术,提升人力资本,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加大脱贫攻坚力度;加强生态环境保护。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