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王东京:继续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

——访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副校(院)长王东京

发布时间:2019-3-13 15:08:00    作者:    【

        中国经济保持持续健康发展需要扩大内需,但绝不能动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清醒地认识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是扩大内需,而且是积极的扩大内需。要继续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提升产业链水平,畅通国民经济循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近年来我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有人认为政府宏观政策应将扩大内需作为主基调。中国经济保持持续健康发展需要扩大内需,但扩大内需绝不能动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清醒地认识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是扩大内需,而且是积极的扩大内需。全国“两会”期间,本报记者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副校(院)长王东京。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从供给侧扩大内需
 
  在2015年11月10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由此可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要义,是政府管理经济的重心应从原来的需求侧转向供给侧。
 
  王东京认为,学界长期以来存在一种误解,认为扩大内需只能从需求侧着手。事实上,从供给侧也可以扩大内需。若生产过剩是由于总需求不足引起的,当然要从需求侧扩内需;但若生产过剩是由结构性问题所致,那么就应从供给侧扩内需。当前我国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结构性矛盾:一方面生产成本上升,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劳动力、土地、能源等要素价格上涨,生态资源和环境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或接近上限;另一方面,产业升级缓慢,过剩产能累积,需求外溢严重。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在“三期叠加”的大背景下,影响经济增长的突出问题有总量问题,但结构性问题更为突出。问题变了,解决问题的思路也要变,从需求侧扩大内需虽能实现总量平衡,却解决不了结构性矛盾。只有从供给侧扩大内需,才能实现由低水平供需平衡向高水平供需平衡跃升。
 
  从经济学发展史看,不同时代的经济学家,对政府管理经济的看法是不同的。1803年,萨伊在《政治经济学概论》中提出了“供给自动创造需求”的原理,这一原理被称为“萨伊定律”,其理论立足点无疑是在供给侧。在萨伊看来,有供给就一定有需求,市场能够自动出清。可是1929年至1933年西方经济发生大萧条,令“萨伊定律”不攻自破。1936年,凯恩斯用所谓“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资本边际收益递减和流动性偏好”等三大心理规律,论证了经济萧条的原因是社会有效需求不足,并提出政府要通过刺激投资和消费扩大有效需求。从此,政府管理经济的重心从供给侧转向了需求侧。
 
  王东京指出,由于时过境迁,凯恩斯的立论基础今天已经不存在了。比如“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认为,当人们收入增加时消费也会增加,但消费增加却赶不上收入增加,这样使新增消费在新增收入中的占比不断下降。可二战后随着消费信贷的兴起,欧美国家居民储蓄率急剧下降,说明消费倾向递减只是一定经济发展阶段的规律,并非永恒不变的规律。再比如“流动性偏好”,凯恩斯说由于人们有保持现金的偏好,政府不能通过调低银行利率的办法刺激投资,否则会陷入流动性陷阱。而我们今天看到的事实是,信用卡消费风靡全球,手机移动支付越来越普遍,大多消费者不再有流动性偏好。
 
  上世纪70年代西方经济陷入“滞胀”后,凯恩斯理论更是受到广泛质疑。为摆脱“滞胀”,供给学派应运而生并一度成为美国的国策,政府管理经济的重心从需求侧又回到了供给侧。从政策取向看,供给学派与凯恩斯主义其实并无大异。供给学派也主张刺激投资,不过办法是从供给侧减税。里根主政时期曾大量削减政府开支,降低个人所得税和企业利润税。从实际效果看,减税虽然降低了企业成本,短期内也确实拉动了经济,但并没有解决美国的生产过剩问题,相反却加剧了结构性矛盾。
 
  王东京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立足于供给侧扩大内需,既不同于凯恩斯的需求管理理论,也不同于西方供给学派,更不是对“萨伊定律”的回归,而是基于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综合研判全球经济大势和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作出的重大战略抉择,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的重大理论创新成果,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中国智慧与中国方案。
 
  从供给侧扩大内需要立足当前、着眼长远
 
  坚持从供给侧扩大内需,必须处理好近期任务与长期目标的关系。从近期看,要重点解决好当前面临的供求结构性矛盾,激活国内需求潜力;从长期看则是建立从供给侧持续扩大国内需求的长效机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要立足当前、着眼长远,从化解当前突出矛盾入手,从构建长效体制机制、重塑中长期经济增长动力着眼,既要在战略上坚持持久战,又要在战术上打好歼灭战。
 
  王东京说,从供给侧扩大内需,当前就是要坚定不移地落实“三去一降一补”,减少低端和无效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用更有效的供给满足消费者需求。可是目前有一种观点,认为“三去一降一补”只是供给侧的存量调整,与扩大内需没有关系。这种观点显然是片面的。事实上,中央要求“去产能、去库存”,就是为了给有效供给腾空间,就是在调整国内的供求矛盾;“去杠杆、降成本”,目的是提高企业竞争力,为满足国内需求提供更多物美价廉的商品;而“补短板”则是为了实行进口替代,将消费者的国外需求转化为国内需求。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经过近几年的改革,“三去一降一补”虽已取得阶段性成效,整体经济运行质量和效果已得到显著提升。如实施稳投资举措,制造业投资、民间投资增速明显回升;深入推进简政减税减费,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证照分离”改革在全国推开,企业开办时间大幅压缩,工业生产许可证种类压减三分之一以上;清理规范各类涉企收费,推动降低用电、用网和物流等成本;深化“互联网+政务服务”,各地探索推广一批有特色的改革举措,企业和群众办事便利度不断提高;等等。
 
  王东京强调,这并不等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大功告成,更不能由此产生歇气松懈的思想。应该看到,供给不适应需求的问题还依然存在,在某些产业或行业甚至还比较严重,我们要按照中央的要求和部署,在战术上继续打歼灭战,在战略上坚持打持久战。习近平总书记讲得很清楚,“三去一降一补”只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近期任务,长远目标是建立供给适应需求变化的体制机制,实现供需动态平衡。所以要通过改革配置资源的体制机制,把改进当前供给质量与建立合理的供给体系结合起来,用市场机制推动“三去一降一补”,并由此将近期任务与长远目标相衔接。
 
  在“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个字上下功夫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继续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在“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个字上下功夫。更多采取改革的办法,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提升产业链水平,畅通国民经济循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王东京提出,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主要是推动更多产能过剩行业加快出清,降低全社会各类营商成本。市场配置资源是最有效率的形式,要用市场机制去产能、去库存,商品价格由市场决定,让价格体系体现需求变化;放宽市场准入,鼓励要素流动,让供给结构适应需求变化;逐步取消对“僵尸企业”的补贴,让市场进行优胜劣汰。政府要进一步简政放权,坚决把不该管的事项交给市场,最大限度减少对资源的直接配置,审批事项应减尽减,确需审批的要简化流程和环节,让企业多用时间跑市场、少费功夫跑审批。
 
  王东京表示,增强微观主体活力,重在发挥企业和企业家主观能动性,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和法治化营商环境。我国有上亿市场主体,而且还在不断增加。把市场主体的活跃度保持住、提上去,是促进经济平稳增长的关键所在。通过鼓励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降低制度性成本,激发企业创造力;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打破行政性垄断,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放宽服务业准入限制,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市场监管体制,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促进消费业态创新发展,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以市场需求引导投资向能创造最优产出的领域流动。
 
  王东京认为,提升产业链水平,核心是要解决好创新的动力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有个精辟的比喻:“如果把科技创新比作我国发展的新引擎,那么改革就是点燃这个新引擎必不可少的点火系。”言下之意,是说科技创新需要体制创新去推动。一方面,企业是科技和经济紧密结合的重要力量,要让企业成为技术创新决策、研发投入、科研组织、成果转化的主体。对于增强国企创新动力,关键是激励或约束企业高管层。鼓励民营企业创新,关键是建立创新风险分担机制。另一方面,政府是体制创新主体,但体制创新要服务于科技创新。关键是要通过中央顶层设计,并利用中央的权威加快“放管服”改革,进一步破除各种束缚创新发展活力的桎梏,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配置,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让亿万群众的聪明才智得到充分发挥,推动经济依靠创新提质增效。
 
  王东京指出,畅通国民经济循环,需要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公平竞争是市场经济的核心,公正监管是公平竞争的保障。要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要让价格引导资源配置,须允许生产要素自由流动,若要素市场被固化,不能在行业间流动,价格机制将难以发挥作用。改革完善公平竞争审查和公正监管制度,国家层面重在制定统一的监管规则和标准,地方政府要把主要力量放在公正监管上。用公正监管管出公平、管出效率、管出活力。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