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媒体关注

中国财经报:国有林场改革促进森林小镇建设

发布时间:2018-5-31 10:52:00    作者:戴正宗    【

《中国财经报》2018-5-30第六版!

        森林小镇可以利用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进行项目开发,也可以通过项目融资,如产品支付、融资租赁、BOT(建设—经营—转让)融资、ABS(以项目所属的资产为支撑的证券化)融资等融资方式。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守着金饭碗就不愁没饭吃。近年来,坐拥丰富森林资源的国有林场和国有林区,依托自身优势,通过发展林下经济、开展森林旅游,重新焕发了生机和活力。然而,与满足人民群众日益迫切的生态福祉需求,与大力提升林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战略地位相比,目前国有林场与国有林区的潜力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近日在京举行的全国森林小镇发展大会上,与会者认为,以国有林场与国有林区为重点的森林小镇建设,不仅能解决上述问题,还能拓宽投融资渠道,突破小镇建设的资金瓶颈。
  
国有林场“变身”森林小镇
 
  “厚朴浑身都是宝,除了干、根、皮、花、种子可入药外,宽大的树叶经过红外线除菌处理后,可以做成盛放食材的生态绿色餐盘。成本只有1.3元的叶子变成餐盘后,身价就飙升了10几倍。在这11万亩的厚朴种植基地里,林业工人每天捡拾的不是地上的落叶,而是红灿灿的钞票。”国家林业局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改革研究室主任张升告诉记者,“捡钞票”的故事就发生在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长坂乡国有林场。发展林下经济,让这个过去以伐木、森工为主的国有林场重新焕发了生机与活力。
  国有林场与国有林区改革,让伐木者变为生态保育发展的守护人。为了让守护生态屏障的国有林场发挥更大的潜力,以国有林场与国有林区为重点的森林小镇国家试点创建工作从去年悄然开始。2017年7月,国家林业局办公室发布《关于开展森林特色小镇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决定有针对性地在国有林场和国有林区开展森林小镇建设试点工作,深入推进国有林场和国有林区改革及林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林业发展模式由以利用森林获取经济利益为主向以保护森林提供生态服务为主的转变,提高森林观光游览、休闲度假、运动养生等生态产品供给能力和服务水平,不断满足人们群众日益迫切的生态福祉需求,大力提升林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战略地位。
  张升介绍说,在国有林场与国有林区的基础上建设森林小镇有五大优势:一是有资源。国有林场与国有林区基本是全国的优质森林资源,是全国风景名胜区。二是有基地。场部所在地、局址所在地都是林业建设用地。三是有平台。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林场和森工企业开始转型发展,发展多种经营。四是有条件。林区基础设施、林业基础设施条件得到较大幅度提高,水电路网有较好的基础条件。五是有人员。林区小社会,公检法文教卫一应俱全,便于治理;林业职工素质高,便于管理。
  据了解,我国森林资源丰富,森林面积31.2亿亩,其中,4855个国有林场森林面积6.7亿亩,1000多个国有森工林场森林面积3.9亿亩,另建有3393处森林公园,已经成为森林资源最优质、森林环境最优美、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区域,是无比宝贵的生态财富,在推动绿色发展中肩负着创造绿色财富、提供优质生态产品、引领绿色发展的重要功能,具备了森林小镇建设的资源基础和环境条件,是实现健康生活、体验森林、拥抱自然的最好去处。
  “试点地区一定要搞清楚森林小镇的概念。”张升强调,森林小镇是依托森林、融入森林和利用森林生态资源建设的生态、生产、生活相容相助相生,宜居宜业宜游的功能社区服务平台。其他的特色小镇建设模式是“+森林”,森林小镇则是“森林+”。比如,“森林+村落+土特产模式,重在通过“森林旅游”绿道、森林驿站、森林特色餐厅等,打造“进森林氧吧,尝森林美食,赏森林美景”的高品质;“森林+旅游+基地”模式,重点规划建设森林生态产业示范区,注重发展以观赏性植物和中药材种植、科普教育、观光旅游为主的森林小镇。
 
拓宽融资渠道 建设森林小镇
 
  森林小镇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但由于林场资金匮乏,部分林场甚至出现了“等、靠、要”的现象。浙江财经大学教授倪建伟告诉记者,2011年开始的国有林场改革,明确了国有林场以保护培育森林为主的职责,国有林场失去了伐树贩树的收入来源,由此导致各个国有林场收入锐减,缺乏足够的资金进行旅游等项目开发的前期投入。
  近年来,中央财政投入“真金白银”,支持开展国有林场改革试点。据了解,2011年,江西、湖南、河北、浙江、安徽、山东和甘肃等7省开展全国国有林场改革试点,其中江西、湖南省为全省试点,其余五省分别选择部分地区开展试点。为支持开展国有林场改革试点工作,2012—2014年中央财政共安排国有林场改革补助36.7亿元。中央财政补助资金主要用于补缴国有林场拖欠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费用、国有林场分离场办学校和医院等社会职能费用、先行自主推进国有林场改革的省奖励补助,以及其他与改革相关的支出。“中央财政补助资金有效地发挥了引导作用,带动了各级财政投入,促进建立了新的管护经营机制。”倪建伟说。
  浙江大学土地与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王景新认为,摆脱“等、靠、要”的关键是创新融资模式。森林小镇建设可以调动各类投资主体多元化、投入项目的多元化和资金来源渠道的多元化,从而保证森林小镇建设资金的充足。森林小镇可以利用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进行项目开发,也可以通过项目融资,如产品支付、融资租赁、BOT(建设—经营—转让)融资、ABS(以项目所属的资产为支撑的证券化)融资等融资方式。在此过程中,可以将民营企业中的效率引入公用项目,极大地提高项目建设质量并且加快项目建设进度。
  “在森林小镇建设过程中,引入PPP模式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能解决资金方面的问题,但同时也会存在社会资本取得开发权后‘占用资源不开发’的问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财政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赵福昌建议,要建立法律监管体系,对资金形成良好的有效监督;要在项目准备、项目招投标、项目投融资和项目实施四个阶段设立政府责任,政府要严把投资质量关,在选择合作的社会资本时进行严格筛选,并加强对社会资本的监督力度,保证开发“合理、合法、合适”。
  “森林小镇建设可以采用‘积分制’,对积分高、建设良好的地区给予一定奖励。”倪建伟说,可引入企业积分制管理制度,为每个森林小镇建设地区设立一个积分账户,当出现符合积分奖励事项的行为时,由地区或行为事项管理人员申请,经验证后获得相应积分。当积分累积到兑换点后,建设地区可自由进行兑换,享受相应奖励(现金奖励或者政策奖励等)。
  张升表示,要以“互联网+”战略为契机,推动林业产业转型升级,拓宽林产品销售渠道,把优质特色林产品和优质森林旅游产品推向社会大众,既实现林业增收,又惠及社会大众;要建设智慧林业产业培育工程,促进信息技术在林业产业中的应用,积极培育产业新业态;要开展林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物联网应用,实现采伐、运输、生产、仓储、配送、销售等全过程数据可追溯、质量可监控、信息可查询;要推广应用林产品交易平台建设成果,为林企林农提供智能、便捷的服务,推动服务业转型,培育服务新业态;要加快智慧林业“两化融合”,全面提高林业生产管理水平及产业竞争力,推进林业产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文章来源:中国财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