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

人民日报:中华美学精神与繁荣社会主义文艺

发布时间:2015-3-24 11:58:00    作者:丁振海    【

  中华美学精神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其精髓正在于强调以艺术的载体和审美的方式彰显思想的、道德的力量

  从中华美学中汲取向上向善的精神营养,培育发现美、感悟美、表现美的能力,是提振当代文艺的必要条件

  刘勰“酌奇而不失其真,玩华而不坠其实”和王国维“造境”“写境”等提法,颇有“浪漫”与“现实”相结合的意味,对我们当前的文艺创作有借鉴的价值

  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生动活泼”“栩栩如生”“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相结合,坚持的正是“文质兼美”的美学标准,这也正是社会主义文学艺术的特质所在

  中国传统美学极为强调文品与人品的统一。这对于今天的作家艺术家来说更为重要,也是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不断涌现的最可信赖的人格保证

  文艺的特殊性,是以审美的方式掌握世界

  文学艺术的普遍本质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其特殊性在于文学艺术是以审美的方式掌握世界。这两者的关系问题,始终是文艺学的一个核心课题。对此,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颇多论述。1942年,毛泽东发表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主要解决文艺为什么人的根本问题,这个问题对其他社会意识形态部门来说也概莫能外。但是,毛泽东没有忽视文艺反映与反作用于社会生活的独特方式和审美本质。他指出,人类的社会生活和文学艺术“虽然两者都是美,但是文艺作品中反映出来的生活却可以而且应该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带普遍性”。他又强调“文艺就把这种日常的现象集中起来,把其中的矛盾和斗争典型化,造成文学作品或艺术作品”。众所周知,通过典型化把生活美升华为艺术美,正是文艺掌握世界的独特方式和独特魅力之所在,也是文艺通过个别反映一般,将文艺的审美属性与社会属性相统一的关节点。

  72年后,习近平总书记在他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同样把“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作为文艺的最根本问题。要实现这个光荣伟大的历史使命,必须依据文艺反映生活的特有方式,“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也正如习近平所要求的,“要虚心向人民学习、向生活学习,从人民的伟大实践和丰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营养,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的积累,不断进行美的发现和美的创造。”习近平还特别强调“文艺工作者要自觉坚守艺术理想,不断提高学养、涵养、修养,加强思想积累、知识储备、文化修养、艺术训练”。

  综上所述,我们就可以顺理成章地领会习近平在座谈会上郑重号召“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的必要性和深刻含义所在。中华美学精神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其精髓正在于强调以艺术的载体和审美的方式,彰显或蕴涵思想的、道德的力量。只要我们认真地加以传承和弘扬,就可以为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当代文学艺术从“高原”迈向“高峰”提供丰富宝贵的精神资源。

  汲取中华美学的精神营养,是提振当代文艺的必要条件

  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讲话”)强调,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这其实也正是中华美学精神的精义所在。真、善、美是相互区别又密切联系的概念。在中华美学中,真包含着情、志、景、境、事、意、理诸方面之真;善则是与恶相对立的一种肯定性的道德评价;美则要承载着真善并给人以感性的愉悦。很显然,以真善美的标准来衡量,当下的文艺创作确实存在着不小的差距:肆意歪曲事实,胡编乱造历史谓之失真;迎合低级趣味,甘当市场奴隶,以欲望代替希望,以快感冒充美感,谓之非善;荧屏舞台上虚情假意、忸怩作态更是毫无美感可言。当然,这类作品仍属少数,更多的则是平庸之作。正如习近平所指出:“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首先需要作家艺术家端正创作态度,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勤学苦练,提高创作本领。而从中华美学中汲取向上向善的精神营养和发现美、感悟美、表现美的能力,也是提振当代文学艺术的必要条件。与西方美学非常重视真相比,中华美学特别强调美与善的统一。孔子对《韶》乐的评价就是“尽善”“尽美”。儒家经典《诗大序》高度评价文艺的美与善相得益彰的道德教化作用:“先王以是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我们的文艺观固然与古人有本质的不同,但在要求美与善的一致上,古人仍可给当代以有益启发。

  习近平在“讲话”中非常重视文艺与道德的关系,希望文艺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他指出,“我们要通过文艺作品传递真善美,传递向上向善的价值观,引导人们增强道德判断力和道德荣誉感,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只要中华民族一代接着一代追求真善美的道德境界,我们的民族就永远健康向上,永远充满希望。

       理解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前人论述仍有借鉴价值

  习近平在座谈会上论述“文艺创作方法”时强调,“应该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丑恶,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众所周知,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在古今中外的文学史上都是最主要的两种创作方法。前者以对现实生活的精细描画取胜,后者以对理想世界的热烈幻想见长。但就本质来说,任何创作都包含着“现实”和“理想”两种元素,不应割裂开来或有所偏废。早在1938年,毛泽东在给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的题词中就写道:“抗日的现实主义,革命的浪漫主义。”1958年,毛泽东进一步明确:革命精神与实际精神的统一,在文学上就是革命浪漫主义和革命现实主义的统一。在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指引下,我们的文艺家创作了一大批既深刻反映现实又高扬革命理想的“两结合”的优秀作品,如《红旗谱》《创业史》《红岩》《林海雪原》《青春之歌》《保卫延安》《红日》等,时至今日,它们仍然是社会主义文学的旗帜和骄傲。

  1  2 下一页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