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

名家观察|马玉岩艺术作品

发布时间:2018-10-23 14:57:00    作者:发展智库    【

    “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包括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 “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土壤,就是充满文化活力的民间交往和交流。 

                
—— 摘自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同志讲话
 
 
 
马玉岩艺术简历   

        马玉岩   号雄风堂主人,1949年2月生,满族,辽宁铁岭人,创作初以西画为主,后主攻中国画,尤以人物走兽见长,画风格调清雅,生动传神,溶中西画于一炉,北派气势与南派灵秀兼备。多年来,有100多件作品在省级以上发表或展出,其中《巨大鞭策》入选全国双庆美展和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谈话》发表三十五周年全国优秀作品展,中央电视台介绍了这幅作品。《喜看神州处处春》和《给我和海迪阿姨照张像》入选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腾风》入选95中国水墨画展、《晨霜》入选当代中国画名家邀请展、《幽林深处》 和 《四季猛虎图》入选第六届全国年画展,其中《幽林深处》获铜奖。《山泉》入选日本举办的中国画展《清韵》入选韩国大田研墨画展、《追思》获全国双拥画展特等奖、《山鬼》于1993年获世界铜奖、《破晓》入选台湾举办的世界画展。《山花》获全国华腾杯金奖、《雪岭双雄》入选全国百年百虎国画精品展。


        1989年应邀赴日本举办联展,1993年应邀赴台湾参加中国当代国画名家大展。1997年和1998年两次应台湾中华水墨学会邀请赴台北举办个人画展。1999年和2006年应邀赴俄罗斯访问,2008年5月在荣宝斋举办画展,出版有《马玉岩画集》、《马玉岩油画集》、《马玉岩国画集》、挂历2010《中国当代画虎名家马玉岩作品选》。《马玉岩画虎作品集》等。《晓风》于2013年参加世界华商拍卖有限公司拍卖并以53万八千元拍出。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研究院副院长、黑龙江美术家协会理事、牡丹江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                 
  
 马玉岩艺术作品
 
 《雨霁雷鸣》
 
 
《雪岭双雄》
 
《彩鸾出浴》
 
 《晨练》
 
《东方欲晓》
 
《呵护》 
 
《虎啸泉鸣》
 
《较量》 
 
 《惊瀑》
 
 《冷月》
 
《嬉戏》
 
《长啸惊天》
 
 《四季猛虎》
 
《昭陵六骏》
 
《赏春图》
 
《坚守》
 
《踏雪追风》 
 
 马玉岩作画 
 
 
艺术评论 
   
马玉岩:东北的画虎人

        马玉岩,辽宁铁岭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黑龙江省美协理事、省年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书画研究院艺委会委员,牡丹江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

   马玉岩自幼酷爱绘画,16岁便有作品入选黑龙江省画展。创作初期以西画为主,后兼作中国画,尤以人物走兽见长。有100多件作品在省级以上画展展出。《幽林深处》和《四季猛虎图》入选第六届全国年画展,其中《幽林深处》获铜奖;《山泉》入选在日本举办的中国画展;《清风图》入选海峡两岸美术观摩展;《山鬼》于1993年获世界铜奖;《破晓》入选在台湾举办的世界画展;《追思》获全国双拥画展特等奖;《山花》获华腾杯全国书画大赛金奖。

   曾应日中友协的邀请赴日本参观访问并举办画展;应台湾中华水墨艺术学会邀请赴台北参加中国当代国画名家大展;应台北中华水墨艺术协会邀请赴台举办中国当代画虎名家马玉岩大师画展,其中《破晓》被台北美协主席破格选入世界中西画大展,并因此免费出版了《马玉岩画集》;1998年再次受邀同阴衍江赴台北举办二人画展;1999年和2006年两次应邀赴俄罗斯举办画展。

  据业内权威人士介绍,在中国美协举办的全国美展中,至今仅有4人的画虎作品获过奖项,马玉岩便是其中之一。走进马玉岩的家,我们仿佛进入了一个虎的世界。

  只见那一只只形态各异的老虎或卧或跳、或走或坐,或回眸相呼、或掀风狂啸,其皮毛之雍容灿烂,筋骨之起伏转折,虎睛之透明深湛,虎舌之吞吐卷动,变化微妙,大有从纸上跃跃欲出之势。

  马玉岩的全国美展获奖作品《幽林深处》,一只大虎,3只小虎,其乐融融中各有各的神态、表情、动作。大虎剑眉吊额,眼角上提,鼻梁收扰,嘴角动虎颌也随之抖动,腮部堆成丰富多变的纹理,极为生动有趣,分明满脸的关爱、慈祥,不怒而威而又不失憨态可掬。虎崽们则稚气未脱,生性顽皮,或偎着母亲撒娇,享受母爱;或一旁捉对儿嬉戏,分享乐趣。看似不经意的细节处理,却充分体现了马玉岩于笔墨经营上极高的审美之功。用心品味,威风凛凛又温情脉脉。可见马玉岩已经“走入”虎的内心世界。

  寻问起其绘画经历,马玉岩深有感触地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虎画到今天我也是经历了一个艰苦与漫长的过程。”1949年出生的马玉岩,4岁时生母病逝,随养母由辽宁铁岭搬到了黑龙江省牡丹江。当小学教师的养母,对马玉岩疼爱有加,从4岁起就买了一块小黑板教他写字、画画。也许天生是块画画的料,马玉岩一天到晚总是在那里画个不停,家中的瓶瓶罐罐成了他临摹的道具。上小学后,马玉岩成了班里的绘画尖子;上初中时,成了学校墙报板报的专业美术编辑;上牡丹江二轻工业学校美术班时,他的工笔国画《半工半读育新人》入选了黑龙江省美展。

   1968年,马玉岩中专毕业,被分配到牡丹江树脂厂当工人,看到车间有一面空白的墙,他利用两天业余时间画了一幅《毛主席在北戴河》的油漆画,形象生动、逼真,立即在工厂引起轰动。很快他被调到了厂政工组当美工。这使他如鱼得水。上班画画,下班也画画,学画如饥似渴,临摹名人作品经常入迷,一画就是一个通宵。“技不恒,巧无能;功之苦,拙可补”,马玉岩说到了也做到了。那段经历让他深入地了解了工人的生活,他的多幅反映工农兵生活的作品参展,获奖,被媒体报道。同时,也使他找到了步入绘画艺术殿堂的门径,为他日后创作积淀了深厚的底蕴。

  1998年,马玉岩调入牡丹江书画院工作。凭借着西画的基本功,马玉岩很快就在国画创作上摸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子。他潜心研究中国传统绘画,领悟中国画所追求的不同于西画的审美理念,通过研究历代名字的力作和在实践中不断磨炼,他的画风逐渐形成,作品造型严谨,格调清雅,生动传神,意境深远,融中西画于一炉,北派气势与南派灵秀兼备。

        一次偶然的机会,马玉岩选择了画虎。那是在全国第六届美展时,辽宁画家冯大中的《初雪》让他动情。他想,一个辽宁画家能画那么优秀的虎作品,而我们牡丹江有全国最大的养虎基地横道河子虎园,却找不到一个优秀的画虎名家。以画动物见长的马玉岩深感不安,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虎题材作为后半生努力探索的方向。为了画虎,他常到虎园去写生,一头牛犊被放入虎园,老虎闪电一般穷追,伴着一声巨吼,那虎腾跃而起,死死咬住牛的咽喉,那搏斗挣扎的虎爪牛蹄,竟把地蹬出一个大坑!“妙啊!龙生云、虎生威,这才是真正的虎气!”马玉岩不断地近距离观察,不断地深入感悟老虎的性情、画了大量的速写草图。渐渐地,他提笔画虎,越来越得心应手,好像看得见老虎在面前跃动,对虎的表情变化、动作习惯、皮毛褶折等细微波动,都笔追心记,烂熟于心。

  通过长时间对虎的观察,用手去感触虎的皮毛标本,一个个疑问又在马玉岩脑海中产生:它们的共性是什么?又有什么个性差异?在创作中需要夸张哪些部位?虎须的穿插交织有何变化?虎爪是否强调一下关节的结构等。马玉岩深知自己的选择将面临着巨大的难题,怎么画无疑是对自己艺术潜能、绘画技法的挑战。但他以虎为师,不嚼别人嚼过的馍,一次次地探索,终于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如今,他笔下的猛虎形神兼备。特别在背景处理上,他一反前人画奇石古松、飞泉浩月的技法,更多地去表现东北常见却没人注意的春暖草荣、山朗林绿的生机之感和冰封霜染、风劲叶黄的苍茫冷峻之势,自此在众多画虎画家中脱颖而出。


文/中国质量新闻网 

 

 形神若天成  凛然又清雅

——马玉岩画虎作品赏析

  古人画虎因很难接触和观察到活生生的真虎,因而对动物的解剖结构难以充分认识,加上缺乏西画具象造型的科学法则,虎画姿态缺少变化,形态生硬,故难免形走而神失。近现代的许多画虎名家在造型和技法上都大大地超越了前人,这与时代的发展是分不开的。

 

《虎啸泉飞》

   马玉岩早年画油画,在发挥画家深厚的素描和造型功力的同时,将西画透视解剖等表现手法与中国画水墨韵味完美结合,赋予了虎以人文的精神,做到了形神兼备。那栩栩如生,在风中吹动的皮毛、似断似连的虎纹、钢针般的虎须,都使读画的人感觉到了超逸轻松的美感。

 

《幽林深处》

  《幽林深处》这幅温馨的画面,让人想起“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古代楚人称虎为於菟)鲁迅的诗是以虎喻人,画家马玉岩笔下的虎一家,骨肉关系清晰,舐犊之情跃然纸上,形象生动地展示了猛兽温情的一面。阳光下的苍翠山林,秀润清逸,笔墨酣畅自然妥贴。文雅秀逸环境的烘托,独特的大自然神韵、情趣,极大地丰富了马玉岩的画虎作品。

 

《冷月》

   这幅题为《冷月》的双虎图,画面构图独具匠心,意境深远。画的背景是一轮浑圆如壁的冷月,荒凉的枯草笼罩在银色的世界里。一只虎匍匐在草地上,另一只虎伴默然地注视着远方,一片静寂萧然之景。两只老虎,姿态一卧一站,一正一背,口形一张一闭,画家马玉岩生动地刻画了自然状态下的老虎伉俪,赋予了猛虎浓郁的人情味。虎的神韵,通过其低垂的头部、自然的眼神来表达,草丛的处理既有西画的写实又有传统的穿插走势,工笔的虎配以粗犷的泼墨背景使画面生动自然,工笔画能画的不匠气者很少见,这幅工笔画格调脱俗,让我们看得轻松愉悦。

 

 《虎啸泉鸣》

  《虎啸泉鸣》中,画家马玉岩笔下的虎在一个草木苍翠、溪水淙淙的清雅环境中,两只老虎比例完美、轻柔矫健、富于弹性的身姿和斑斓的皮毛花纹下仍透露出骨格肌肉的张力,老虎显得勇猛而不凶残,具神威而无淫威!揉纸法表现的山石花草和洗衣粉冲出的远处树丛使画面生动活泼而变化万千。

《长啸惊天》

  《长啸惊天》画家马玉岩则以绚丽而雅致的设色来烘托气氛,并紧紧把握虎之神形,用柔劲圆转的笔,稳健的线,深入刻画老虎的五官、强调了四足的骨骼结构、须髯的疏密穿插笔笔到位,钢劲挺拔,以及皮毛斑纹的处理,显得细腻而洒脱。虎的张口长啸,四肢配置,首尾造形,桀骜不驯的神态,正是一种王者之威的自然流露。画家马玉岩对虎的神态及形体结构描绘得极其精到,给人以厚重结实和威猛之感。

《远瞩》

  《远瞩》中的虎斜卧绿草丛中,遥望远方长啸,在呼唤伴侣?在威慑天下?让人不禁遐想……“婉娩白虎,优人是崇”,古人将虎视为仁兽,看马玉岩的虎,从容温和又不失雄健威武,夸张了胯骨的描绘更使猛虎健壮结实,给人以一种亦儒亦侠的美感。画家马玉岩不仅善于恣纵奇崛的墨趣,更精通细腻婉转的笔致,微观精彩又不失整体,流露出画家长期素描的基本功,揉纸法所表现的草地是常见的,但在国画中又少见的草丛被画家赋予了生命,于造化中力求创出自身特点。

  马玉岩画虎能做到神态逼真、威风凛凛,或动或静各得神采,他不拘于大师们的表现技法,注重生活,把西画有用的东西巧妙结合于国画中,只要内容需要,方法可以不择手段.艺术是高于生活的,又不等同于照片,必须在深入理解了老虎的结构后适度夸张虚构,才能画出比真虎还生动的老虎。画家马玉岩常说:“老虎是我最好的老师”马玉岩的画虎作品做到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境地。

 

《揽月》

 

《雪霁》

  马玉岩,近几年跻身于全国画虎名家的行列,他是极少数在中国美协举办的全国美展中画虎获奖画家之一,(已知仅有四位画家在同挡次展览中获奖)

 

 

文/乙慧

 

 

 

 

 

 

 

 

 

文章来源:发展智库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