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6共同体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G6共同体

庞德良在第1次G6共同体会上发言

发布时间:2013-2-22 13:09:00    作者:庞德良    【

        2013年1月19日,由发展中国论坛(CDF)、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德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东北亚G6城市发展共同体”国际研讨会在中国北京举行。会议主题:携手合作,建立和谐共处的东北亚共同体。


中国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副院长庞德良教授发言选登:

        庞德良:谢谢发展中国论坛提供这样一个机会!我今天想发言的方向主要是从经济合作角度,来看一看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存在的主要问题和面临的一些机遇。
        大家都知道,冷战以后东北亚地区从经济合作的角度来讲还是有相当大的进展。比如说,我们东北亚这些国家内在的经济需求不断的增加,在各个领域的合作都有一些进展,特别是从次区域经济这个角度来讲,以环渤海和图们江地区为中心的经济合作都有一定进展,但总体上我觉得这个发展程度和我们期待的迫切愿望相比还是有相当大的距离。
        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合作概括起来,是以地方性的合作机制为主,缺少国家层面的合作机制。尽管我刚才说了环渤海地区和图们江地区的合作有一定发展,但总体上这个合作进展不大。比如说图们江地区,吉林省实施了长吉图开发开放先导区国家级战略规划,力图以此构建吉林省对外开放高层次平台。但大家也都知道,目前图们江地区经济基础薄弱、经济总量有限的,另外合作的动力有差异,中国比较积极,但是朝鲜、俄罗斯存在一定的问题,特别是存在着很多难以解决的结构性障碍和长期难以解决的困难,所以这个地区的合作,我们如果要是过高评价它的作用恐怕也是比较难的。
        特别是,我觉得从整个区域和国家来看,有这么几个因素现在障碍着地区间合作的进一步发展。比如美国搞的TPP,现在韩国、日本都表示要加入,再加上其它国家,从经济上就形成了对中国的包围圈。因为这个TPP一定会产生贸易转移的效应,特别是一旦构成这样一个包围圈,美国通过TPP就打破了中国在亚太地区已有的经济合作框架和成果,恐怕这对于我们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是一个不小的冲击性因素。
        第二个大家都知道,中日近些年的关系,导致中日战略互惠已经很虚化了,再加上钓鱼岛的问题,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区域经济合作。东北亚地区的合作离开中日的合作,从经济上想有真正的突破也是有困难的。
        我们从俄罗斯来看,俄罗斯这个国家现在呈现出一种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倾向,这可能导致国内的民主主义盛行,比如我们现在对远东地区进行合作,他的防范心理特别强。我们合作的重点可能在于资源性的合作,他们的心态对于我们搞能源合作抵触情绪是相当强烈的。这也是不利于我们东北亚区域合作发展的。
        第四个因素就是朝鲜的因素,朝鲜政权的稳定性、它的经济状况,以及核射问题,这一系列问题可能导致我们在经济合作上受到制约,比如中朝罗先经济合作区,未来这个合作区能走多远?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朝鲜搞这个经济区,它的目的是改革开放的试点还是为了经济发展?这个目的可能都有,但可能还有更深层的目的隐于其中,难以明示的的,所以我们合作的目的还是有一定的差异性在里面。
        这些因素,我觉得现在对于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都有相当重要的影响。那么是不是就没有机会了呢?我觉得我们应该抓住这样的机会,比如说东北亚的合作,实际上应当分成两大块的合作:一个是从中日韩的合作,重点应该往制度性上合作努力。第二是俄、朝、蒙,主要是推动功能性的合作发展。
        中日韩是东北亚的核心国家,既是经济的中心也是经济的重心所在。加强三国的合作这也是中国东北亚区域化战略重要选择,2012年5月我们和日韩签订了投资协定,2012年年底又启动了自由贸易区的谈判。这两件事情我们都要重视,这说明由非制度性的合作向制度性的转变,这有可能带来重大变化。我们的区域合作有可能从自发性合作可能向主动性合作转变,由竞争性合作向协调性合作转变,由一般互惠性合作向战略合作转变。
        更为重要的是,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可能由市场单向开放向相互多边开放转变,由在华投资转口型向投资市场型转变。这就给东北亚经济合作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特别是对中日韩的国际分工战略可能会产生重大影响。
        大家都知道,日本的国际分工战略,它一向是在东南亚,不在我们东北亚,特别不在东北地区。中日韩投资协定的签订和自贸区谈判启动,有可能使东北亚、东北地区纳入日本全球国际分工的核心序列上,我们必须重视和适应这种变化,应该进一步谋划和日韩的制度性合作,环渤海目前的合作就比较好,但目前还没有国家层面上制度的支撑,如果我们有国家制度层面上的支撑,我觉得这种合作会觉得更大的突破。
        因此我觉得,东北亚地区存在的问题和制约因素虽然很大,但是也有新的一些因素,我们要重视,东北亚制度性的合作可能在未来五年、八年会见效,如果自由贸易区的谈判获得了突破,那么这种制度性的合作将给整个区域经济合作带来非常大的变化,我觉得这是值得期待的。
 

文章来源:发展论坛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