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6共同体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G6共同体

崔健在第1次G6共同体会上发言

发布时间:2013-3-27 9:20:00    作者:崔健    【

        2013年1月19日,由发展中国论坛(CDF)、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德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东北亚G6城市发展共同体”国际研讨会在中国北京举行。会议主题:携手合作,建立和谐共处的东北亚共同体。


中国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教授崔健发言:
        崔健:感谢大会提供跟大家交流观点的机会。
        刚才听了几位专家对东北亚发展一些真知灼见,受到很大启发。我从中听出一个基本的观点,就是东北亚城市发展共同体得以维系和推进的主要领域,应该是在经济领域,但是在经济领域当中包含的内容比较广泛,所以我在思考一个问题,目前在东北亚国家层次或者地方城市的层次当中,什么样的领域是大家共识性最强,或者需求性最急迫的领域呢?我想,作为我们中国人,恐怕马上想到的就是环境问题,比如最近的雾霾天气。这在哪个国家都是重要问题,这也是城市发展重点突破的领域,或者需要做的事情比较多的一个领域。
        而目前环境问题主要实际上是城市环境问题,围绕着城市的环境影响主要从两个层次来影响环境:一个是根本性的,或者是长远性的,就是城市结构,现在像中国正在发展的扩散性的,工作地点在市中心,居住的地方在郊区,人每天上下班奔波在路途当中这样一个城市结构,还是现在发展中国家现在要回归的紧凑型的城市结构,逐渐的让工作场所和居住场所接近,这是城市结构。另外一个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领域就是城市活动领域,经济活动、生活活动等等。
        基于这样的考虑我就选了这么一个题目跟大家交流一下,就是日韩环境城市出口模式。环境城市出口就不仅仅局限于城市活动层面的合作了,还包括城市结构上的合作。
        现在城市建设实际上包含两个方面:一个是新城市的开发,另一个是现有城市的改造,现在这无论在哪个国家发展都很快,所以催生出了“环境城市出口”这么一个领域或者名词。什么叫环境城市出口呢?就是指在环境城市建设上拥有先进的技术和经验方法的国家,他们从硬件,也就是水电、能源等基础设施和地面建设这些硬件建设到软件,也就是城市服务、舒适性、法律制度建设,这样软件、硬件一体化的向外输出。也就是说,开发和改造当中的环境城市本身成为输出的商品了。
        而目前现在环境城市出口起步比较早的,或者现在比较有成效的国家,主要从模式来讲有两种:一个是韩国、新加坡为代表的政府为主导的模式,一个是欧美、日本为代表的民间为主导的模式。
        所以,这里我要把日韩两种模式进行比较。
        第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政府的作用不同,日本是中央政府进行政策性支持与引导,而地方团体积极参与。因为日本作为市场经济比较发达的一个国家,在整个经济方面都是坚持民间主导,环境城市出口属于其经济战略当中的一个领域,所以也是以民间为主导,但是政府不是不起作用,政府在其各级战略当中,比如经济再生战略、新增长战略当中,都包含了对环境城市出口支持性政策。而日本政府地方政府、地方公营企业扮演的角色比较重要,地方团体运用他的经验直接出口项目,所以上海、大连都和日本这些城市进行上下水净水方面的合作。另外,地方团体参与扶助具有环境城市出口能力的民间企业。
        韩国是中央政府直接参与,这就不光是政策支持了,政府所属政策性企业充当先锋。韩国政府的参与,除了政策、战略上的指导、支持以外,他还直接参与环境城市出口项目,也就是在韩国环境城市出口当中政府要直接参与谈判、融资甚至初期经营。
        第二个比较就是官民合作形式不同,日本是政府提供政策金融等公共援助,民间企业大多独立开展事业活动,所以这个比较好理解,目前在日本政府为特定企业提供业务上的援助还存在很多禁忌,所以环境城市出口方面也仅限于政策,例如经济产业省、国土交通省都有相关的政策,然后银行在融资方面给予援助。另外日本环境城市出口企业有一定优势,所以政府参与业务的积极性不是很强。
        而韩国就不一样了,不仅提供公共援助,而且还直接参与民间企业的业务。韩国政府直接参与民间企业的业务,也就是现在能体现出来的,韩国已经开展的主要环境出口项目多采用官民合营的形式,也就是政府机关承担初期阶段的契约管理和融资,城市开发本身包含的内容由民间企业支持,最开始最难的地方由政府支持,之后由企业负责。
        日本和韩国拿什么能开拓国外的市场呢?首先是国内的建设,国内具有示范性的环境城市典型,以这个为样板来出口,这就是示例建设。日本的国内示例建设当中,环境示范型城市也好、环境未来型城市也好,整体来讲日本是立足于现有城市的改造,要实现现有城市改造的技术改变体系。日本在环境城市出口当中优势当然是技术和经验了,这个我就不展开说了。
        而韩国的示例建设叫U-City,也就是无处不在的城市,实际上就是把城市建设和21世纪的信息技术发展结合在一起所建立的智能城市。现在韩国的U-City在其国内开展的比较普遍,但主要是立足于中小城市、新城市的开发,开发一个新城市从开始就规划成一个智能型的城市。韩国的优势体现在速度和成本上面,主要在西亚、中东地区承建一些中小城市,几十万的人口城市大概几年就能承建完成。
        这对中国有什么启示呢?因为我们中国现在据日本的一个统计,在2020年中国会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这样日韩模式对中国就有一定启示了。根据日本模式的特点我们要抓住他以民间为主导的特征,而韩国要遵循他以政府为主导的特点。再一个,从合作内容来讲,目前中国现在是老城市改造、新城市开发,建设形式五花八门,所以现在在我们国家城市改造是重中之重,所以说目前中国要借鉴同日本的技术经验。
        再一个是走出去,借鉴韩国的经验,因为我们在速度和成本方面与韩国相比没有劣势,所以我们要借鉴韩国经验也要在环境出口方面走出去。
 

 

文章来源:发展论坛信息中心